華夏中醫 吳侃陽中醫師

削足適履一詞出自《淮南子•說林訓》文中,其曰:“夫所以養而害所養,譬猶削足而適履,殺頭而便冠。”比喻過分遷就現狀。筆者從這個成語中,也隱隱約約體會到我們中醫專業内部的這種遷就。

在現代科技飛速發展的今天,中醫還基本停留在原來的基點之上,並沒有得到十分顯著的發展,因而許多中醫業者痛心疾首,希望能夠借助現代科技的力量來促進中醫事業的發展。從主觀上來說,這種想法的出發點是非常好的;然而不得不指出的是事實是,近百餘年來中醫沒有得到發展的原因並非缺乏科技力量的幫助,而主要應該歸咎於遭到不公平的學術歧視,歷屆政府幾乎都在採用各種限制手段來否定和改造中醫學術結構。

在這種環境下,中醫事業能夠留存下來已經就是不太容易的事了,其中歷經多少中醫業者傾力抗爭,歷經多少有識之士鼎力相助,總算還能夠維持目前這種不死不活的局面。事實上中醫學說的科學性及其實用價值如何,廣大民衆心裏都有著一桿秤,即使既得利益財團的無情打壓,也絕對滅絕不了人們對於中醫療法的情感與需求;顯然,廣大的患者都沒有嫌棄傳統的中醫療法。

問題是在目前的中醫業界内部,許多中醫業者的專業頭腦已經出現動搖,他們在面對強勢的西醫療法時顯得那麽地無奈,那麽地自卑,甚至願意出賣傳統的中醫學術結構來換取名義上的中醫生存權利,這是何等地悲哀?!

或許是源自滿足於西醫認可臨床療效的心態,或許是源自對於中醫學識認知的缺失,或許是源自於中醫業者無奈與自卑的心態,這些中醫業界人士或多或少都表現出削足適履的病態心理,的確令人不勝唏噓。這種乞求現代科技思維來發展中醫學說的想法與做法,完全可以稱之爲“殺頭而便冠”。

對於中醫事業來説,這些纔是最可怕的事情。某些中醫業者願意抛棄自己的傳統中醫思維,而欣然迎合現代科技的思維模式;他們不是堅持中醫的學術準則,卻偏要扯上西醫的東西來作為幫衬;對於顯著的中醫療效他們不去宣傳,卻願意謳歌為西醫療法作附庸;中國自己“發展傳統醫學”的憲法條文可以不必顧及,卻偏要跟在洋人的屁股後面來禁用中藥;明明知道土生的特有中醫藥療法只能屬於中醫業者運用才能安全,卻沒有政策去限制非中醫專業人士濫用中醫藥療法;……如此等等,難以罄書。

其結果必然是,中醫藥學由於失去傳統的學術理念而變爲現代科技社會的“科學中醫”。事實是,由於缺乏中醫學術理論的臨床指導,以至中醫藥療法失去原有的顯著療效;由於缺乏中醫藥臨床使用規範的指導,中藥中毒的臨床事故越來越多見。屆時,真正的傳統中醫也就終於可以壽終正寢了,世界從此就可以歸於一統醫學,人類社會也就又失去一種能夠從本質上幫助自己真正達到健康狀態的醫學–中醫藥學,而任由商業化的局部對抗療法來蠶食自己的軀體。

● 青蒿素所導致的迷思。

[中西醫結合]有個很重要的内容,就是如何在中藥中提取“有效成分”。其實,所謂“有效成分”的概念實際上屬於西藥的學術範疇,與中醫藥毫無關係。事實上,西醫西藥從來就是在依照自己的學術規律從大自然生物中提取“有效成分”來用於臨床,並非僅僅只是從中藥中提取。

然而,我們許多中醫同仁卻很願意接受這種中藥“現代化”、“科學化”的理念,以爲這是中醫藥發展的唯一途徑,甚至盲目地將西醫從中藥中所提取的“有效成分”視作中藥,認爲屬於“中藥發展”的佐證。如《加州針灸中醫師公會》2007年9月份會刊第6頁所刊載的題為《馮德孔美國回來談中醫必然發展》一文。文章說:“去年在48國非洲國家元首北京峰會上,胡錦濤主席把中藥抗瘧製劑‘青蒿素’作爲厚禮送給非洲人民,説明中藥發展了。”

這是一篇呼籲大衆弘揚中醫的文章,作者描述馮德孔先生經中華醫藥特色療法交流推廣聯合辦公室推薦、曾作爲中國中醫代表團成員來美國洛杉磯、舊金山進行學術交流。馮先生主要通過闡述中醫在美國發展的事實,嚴厲駁斥了[廢中醫論],並為中醫作出了有力的辯護。

然而令人遺憾的是,作爲擁有特色療法的馮先生,上述論述則顯示出其對於中醫藥的認知存在著某些偏差;筆者之所以提出這個問題並非為著吹毛求疵,因爲將“有效成分”視作中藥會給傳統的中醫學說帶來極大的負面影響。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