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夏中醫 吳侃陽中醫師

● 變的迷思

我們知道,現代科技發展神速,整個世界都在快速變化之中;而且,西醫基礎研究也進入到基因、幹細胞階段,因而某些中醫業者也在跺腳,也想“與時俱進”,許多人由此而墮入[中西醫結合]的桎梏之中。

當然,整個世界都在不停地發生變化,中醫學說當然也必須“變”。但是應該明瞭一個問題,應該從中西醫學説的學術結構中找出變的理由與規律,而決不是像綠頭蒼蠅一樣亂闖。

我們知道,隨著時代的發展,幾千年來中醫學說一直都在發展進步之中,新的學術内容也一直在充實中醫學說。面對不斷出現的臨床疾病,各種新的中醫辨證理論體系與臨床療法層出不窮,直至今日。可以說,雖然還不盡十分完美,但中醫臨床已經能夠基本完成中醫的醫學職能,甚至對於許多西醫目前還不具備有效療法的某些疾病,中醫臨床也能夠依據自己的學術理論予以治愈。

這裡筆者所強調的是中醫學說的整體觀能夠應付幾乎所有的臨床疾病,當然包括西醫所謂的“疑難雜症”、“絕症”、以及“新型疾病”。攻訐中醫的人們常常願意將中醫的上述臨床優勢說成是一個偶然現象,如若出於善意,那只是由於他們不懂得中醫的學術規律而已;如若蓄意歪曲,那也只能證明這些人絲毫不懂得學術思維應該具有多元性,更不懂得尊重不同學術思維的必要性。

與西醫的對抗療法思維不同,中醫臨床治病主要是依據整體調節的學術理論,也就是說,通過中醫藥療法的治療,患者的經絡得以暢通,患者的體質得以增強,因而患者機體的自我修復能力
————-

總之,目前在中醫業界,存在著許許多多的“迷思”,筆者以爲,這麽多的迷思雖然表現各異,但可以歸根到一點,就是傳統中醫學術理念的迷失。我們許多中醫業者願意削足適履的目的雖然不盡相同,但是從中可以看到一個最簡單的問題,那就是這些人缺乏嚴謹的[中醫頭腦]。

身為中醫業者,卻不敢相信自己所從事專業學術結構的科學性,不敢信賴自己所從事專業各種療法的臨床效用,不懂得借用自己的學術優勢來挑戰臨床疑難雜症與絕症,甚至看不清自己所從事專業的科學價值與社會價值,這的確是一種悲哀。

也正是由於上述諸多的“迷失”,使得許多中醫業者對於中醫事業的前景並不看好,使得許多中醫業者企圖投靠西醫以保住自己的飯碗,於是,甘當附庸者有之,變傳統中醫業者為[中西醫結合]者有之,甚則投身“廢除中醫”陣營者也有之。然而應該明白,這一切都是負面的,其對於中醫事業不但有害,就是對於自己個人也不會有著多大的幫助。

如其彆彆扭扭地活得這麽辛苦,遠不如離開中醫行業另尋一份其他工作為好,中醫業者如若不能全身心地投入,如若不能具備堅實的[中醫頭腦],絕對永遠做不好一個好的傳統中醫師。365行,行行可以出狀元,歷代多少著名中醫師都是辛苦奮鬥出來的,那種削足適履的投機心態與做法是不可能成功的。

上述顯示,任何借助西醫的學術思維理念與診治技術來改造中醫學說的企圖都是有害的,以害養生終爲害,其對於中醫頭腦的衝擊是相當嚴重的。筆者以爲,中醫事業淪落到如此地步,應該與許多中醫專業人士的這種削足適履的不良心態息息相關。

事實上難以數計的成功的中醫臨床案例已經清楚地顯示,中醫學說完全能夠勝任自己的基本專業職能,而且在某些“疑難雜症”、“絕症”、“新型疾病”的診治過程中甚至優於西醫臨床,這是不容否認的客觀事實。要不然,許多西醫業者在並不理解、或者瞧不起中醫的心態之下還爭著使用中醫藥療法,其原因就是他們知道對於某些疾病,中醫藥療法的臨床療效好過西醫療法;而所謂的[中西醫結合]論者也就是由於看重中醫藥的臨床療效,才會如此賣力地提倡所謂的[中西醫結合]。

所以說,中醫學說根本就不存在“不科學”的問題,也無須借助西醫學識來改進中醫療法,我們中醫業者必須昂起頭來,掌握好自己的專業知識,以自己精湛的醫療技術來博取社會的承認,同時以顯著的臨床療效來顯示中醫療法在某些領域甚至比西醫更具學術優勢。(完)